决胜21一点剧情解析|二十一点游戏下载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政治教學論文 -> 文章內容

發現釣魚島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1日 17:09:37

  1996年,正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亞洲研究系擔任客座教授的鄭海麟,查到了牛津大學波德林圖書館收藏的《順風相送》的謄寫本,這是一本成書于1403年、在釣魚島(又稱釣魚臺、釣魚嶼)問題上被中國人無數次引用的航海指南。歷史學家向達曾在1935年手抄過這本書,并于1961年由中華書局出版。但是,對于一門專業而枯燥的航海書,沒有多少人愿意去啃它。鄭海麟是中國人中不多的幾位啃透了《順風相送》的人。


  永樂元年刊刻的《順風相送》,引領著明清兩朝中國冊封使去往琉球,也帶著兩年一趟的琉球朝貢使來到中國,但是在中國卻找不到它的原始版本。鄭海麟查到的謄寫本是耶穌會傳教士16世紀從中國帶回歐洲的,牛津大學校長勞德大主教購得此書,于1639年贈給了波德林圖書館。這一年,在中國是明崇禎十二年。


  《順風相送》不僅引領明朝冊封使去往琉球,事實上,它最初是一本為明代使臣海路去往東西方各國開詔時查勘航線、校正針路的航海指南。


  發現釣魚島


  在從福建前往琉球國的航線上,鄭海麟看到《順風相送》詳細記載了沿途各島名稱如花瓶嶼、釣魚嶼、赤坎嶼;航程中的針位就是航向,如用卯針或用艮針來選取航行的方向;用“更”來計算里程,一更為60里,約相當于今天的10海里。


  這本書記載了從福建出發,曾有過的五次航海查勘——為了找到通往琉球那霸港的航路。第三次查勘曾到過福建近海的釣魚島。


  中國對琉球國的冊封始于明太祖,1372年,第一位冊封使楊載如何通過海路到達琉球目前還沒有找到文字記載。能看到中國冊封使在通往琉球的途中以釣魚島為航標的記載始于1534年對琉球國中山王尚清的冊封。


  1526年,琉球國(當時分為山南、中山、山北)中山王尚真去世,兩年后,世子尚清上表嘉靖帝,要求繼承王位。又過了8年,1534年,冊封使陳侃乘船從福建閩侯南臺山出發,鄭海麟將這次出洋復原得栩栩如生:由于冊封使的船體碩大,吃水很深,所以從明世宗嘉靖十三年四月十八日等到五月初一潮漲了上來,陳侃才來到廠石。初二拜祭了天妃登上大船,不料這一天風急浪高不能起航,等到初五才起了航。在近海航行三天又遇到水淺的地方擱淺起來,等到初八才出到閩江以外的洋面上。此后,這位冊封使的航行一帆風順,初十,順著強勁的風力,陳侃的船順利地經過彭佳山、釣魚臺、黃尾嶼、赤尾嶼。五月十一日傍晚,作為中琉邊界的古米山(今久米島)已能看見,船上的琉球水手知道快到家了,“鼓舞于舟、喜達于家”。此時,航道上青色的海水顏色變成黑色,船已駛入了黑水溝。黑水溝在今天被稱作沖繩海槽,深2700米,海水由藍而變為黑色。東海海槽是傳統的中琉分界線,分界線以西的清水區處在中國大陸架上。過了黑水溝又航行兩日,到達久米島。后來幾日因逆風航行,直至二十五日,才抵達琉球那霸港。又過了21年,到了1555年,被陳侃宣旨冊封過的琉球國中山王尚清辭世了。3年后琉球國世子尚元又向明廷請求冊封。1561年,又是一個南風勁吹的夏天,冊封使郭汝霖從閩江口梅花所起航。閏五月初一經釣魚嶼,初三至中琉分界的地方山赤尾嶼。


  鄭海麟認為,郭汝霖的“赤嶼者,界琉球地方山也”意指赤尾嶼以西為中國領土,以東為琉球海域,與陳侃的“古米山,乃屬琉球者”的領土劃分是一致的,因為赤尾嶼和古米山之間,隔了一道深2700米的黑水溝。


  清朝的冊封使繼續從福建往琉球冊封琉球王。1683年,已是清朝第二次對琉球王進行冊封,這次派出的冊封使是汪楫。從汪楫的航行記錄來看,他更加順風順水,六月二十三日從五虎門啟程,二十五日,“使船由釣魚島直接航至赤尾嶼”。就在這天下午,使船經過中琉分界的黑水溝,這時“風濤大作”,船上的人馬上往黑水溝中拋入一頭活豬一頭活羊,還有五斗煮好的粥。除了給黑水溝海神供飲食,還焚燒紙船鳴鉦擊鼓,身披鎧甲做戰斗準備。


  與陳侃出海前祭天妃不同,汪楫祭的是中外交界處的海神——過了黑水溝,就到了外國的海域了。


  這里,對于釣魚島的記載,已經非常明顯的既有發現、命名,又有利用。而對古米山和黑水溝的記載說明當時的中國人已經知道了兩國的分界,界內有彭佳山、釣魚臺、黃尾嶼、赤尾嶼,界外是一片深黑的汪洋。


  列入中國海防


  《順風相送》中,中國界內的釣魚島、黃尾嶼到了明中期,已被劃入中國海防。這部海防著作就是鄭若曾編纂的《籌海圖編》。


  明代歷任皇帝對琉球國王冊封的時代,中國的東南沿海經常遭受倭寇的襲擾,并于嘉靖中期頻繁起來,且御寇官兵往往不敵。兵部尚書、江浙總督胡宗憲為加強海防延請鄭若曾入幕,專事《籌海圖編》的編纂。


  鄭若曾原是國子監的貢生,仕途不順。他有心學問并熱衷于山經海籍。在倭患頻繁之時,蘇州府刊刻發行過鄭若曾繪制的海圖《鄭開陽雜著》《籌海圖編》,在這些海圖中已將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列入中國東南沿海版圖,這些海區都是抗倭海防防區。胡宗憲發現了這位專才,招其入幕后,鄭若曾就在胡宗憲的主持下重新編纂《籌海圖編》。


  鄭若曾不僅繪制海圖、編寫御寇著作,還親臨過前線,御敵有功,然而他卻既不接受朝廷錦衣,又不愿去修國史,仍是專事海防研究。胡宗憲出資刊刻了新版的《籌海圖編》,這是一部明朝海防的集大成之作,書中第一次提出了完整的中國近代海防思想。


  《籌海圖編》中繪有“沿海山沙圖”,釣魚島、黃尾嶼等小島被劃歸在福州北部的羅源縣、寧德縣的海防范圍,并收入多種版本的海圖。1562年明朝政府將釣魚島及周邊島嶼劃入海防區域,它的管理部門是東南沿海最高軍事指揮部,隸屬福建省。


  鄭海麟從國際法的視野來考察這部海防著述與釣魚島群島的關系,他認為,從發現、命名而取得原始權利,到劃入版圖實施管轄,這種不間斷地使用的行為已構成國際法上的領有主權。


  發現《大日本全圖》


  1990年代初,鄭海麟在日本東京大學做歷史和國際法的研究工作,他經常星期天到書店去淘書。在一家書店的舊書堆上,偶然發現有只牛皮紙信袋,打開一看,里面竟是一份在背后裱著防潮棉紙的《大日本全圖》,繪制出版時間是日本明治九年(1876年),上方正中為隸書大字“大日本全圖”,下方正楷書寫“陸軍參謀局”,左下方注明“陸軍少佐木村信卿編次,陸軍十二等出仕澁江信夫繪圖”。作者:楊東曉

上一篇: 釣魚島爭端   下一篇: 釣魚島問題
决胜21一点剧情解析 作业帮答题如何赚钱吗 杠杆原理赚钱 pk10双面盘赔率高 体育彩票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真人cs还赚钱吗 羽毛球竞彩网 11人足球网下载 恐怖爱丽丝下载 时时彩走势图分析选号 河北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