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21一点剧情解析|二十一点游戏下载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司法制度論文 -> 文章內容

論中世紀伊斯蘭海商法的形成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9日 17:22:00

  提要:中世紀伊斯蘭海商法的形成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阿拉伯人從懼怕航海到發展海上貿易,在爭奪地中海霸權的同時,積極學習拜占庭文化,根據變化了的社會情況對伊斯蘭法做出變革,消化、吸收和改造拜占庭《羅得海商法》,結合伊斯蘭教教義和精神,對帝國統治區域內的海商法律規范進行了大量論述,形成伊斯蘭特色的海商法。


  關鍵詞:中世紀;伊斯蘭;海商法;形成


  DOI:10.16758/j.cnki.1004-9371.2016.01.005


  中世紀初期,游牧民族阿拉伯人對航海和造船事業知之甚少,其賴以生存的阿拉伯半島三面環海,但卻一直未發展航海業,這并非因為阿拉伯人不夠勤奮和努力,而是航海業的發展受自然條件所限:氣候方面,阿拉伯半島炎熱干燥,沙漠眾多,木材和樹脂等造船必備物資稀缺,造船業難以發展;地理環境方面,阿拉伯半島周圍遍布珊瑚礁石,缺少天然良港,而且阿拉伯半島內陸沒有可供航行的、與海相通的河流。盡管如此,自公元632年開始,這個習慣于游牧生活的沙漠民族不僅克服了對海的畏懼,沖出了沙漠,在地中海西部地區建立了海上霸權,而且發展出了本民族的海商法,使其在地中海西部地區通行長達200余年。本文簡要介紹了阿拉伯人從無到有的海上霸權,并以此為背景,從學習與創新的角度著重論述伊斯蘭海商法的形成和發展。


  一、從初識航海到爭奪霸權


  (一)阿拉伯人眼中的航海


  長達數個世紀以來,阿拉伯人一直習慣于半島的沙漠生活,居住在半島北部的阿拉伯人對海上生活尤其感到陌生,畏懼航海。伊斯蘭教的經典《古蘭經》早有記載:“難道你們不怕主使你們再去航海,而使狂風襲擊你們,使你們因孤恩而沉溺,然后,你們不能為自己找到任何對主報仇者嗎?”1可見,航海被當作了一種懲罰手段。穆罕默德的繼承人,阿拉伯帝國的哈里發歐麥爾一世(Umaribnal-Khattab,581―644年)就曾經率領阿拉伯軍隊從陸上大舉擴張,一直到波斯與埃及,但對海洋的態度卻很謹慎。他手下的一位敘利亞總督向歐麥爾一世請求獲準去攻打塞浦路斯島時,歐麥爾心存顧慮,踟躕不前。阿拉伯人所了解的非洲東海岸,位于馬達加斯加島對面,從好望角向北一千英里,直到索法拉。他們到達莫桑比克海峽,找到博哈多爾角,就不敢貿然前進了。按照《古蘭經》的啟示,真主是用界線分隔“兩海”的,人們不能越過“兩海”之間的界線。學者們解釋道,“這兩個被陸地包圍的海域就是地中海與印度洋,包括紅海”。2


  從詞源學角度講,“阿拉伯”一詞的初始含義是“沙漠”。阿拉伯半島農產品稀缺,沙漠面積廣大,生存空間和生活資源有限,各部族間不得不展開爭奪,仇殺和劫掠時有發生。“好戰的心理,是一種常在的意識形態,他們的人口不至于過剩。”1部族只有劫掠牲畜、奪取牧場和控制水源才能夠繁衍生息,否則,整個部落面臨的就是饑餓,乃至滅絕。所以,“我們以劫掠為職業,劫掠我們的敵人和鄰居,倘若無人供我們劫掠,我們就劫掠自己的兄弟”。2但是,阿拉伯半島上的土地畢竟有限,當人口增加到超負荷狀態,人們就開始被迫尋找新的活動范圍。這一時期,恰逢伊斯蘭教興起,先知穆罕默德把以往散漫的阿拉伯人團結在自己周圍,并號召信徒“為安拉而戰”,在這一旗幟的感召之下,阿拉伯人打破禁忌,沖出沙漠,奔向文明發達的近東,直逼美麗富饒的地中海。


  (二)帝國造船業的發展


  公元632年左右,阿拉伯半島基本統一,阿拉伯哈里發國家開始對外擴張。次年秋天,阿拉伯軍隊開始劍指巴勒斯坦和敘利亞,到651年終于占領波斯全境。阿拉伯軍隊的戰果不斷擴大,拜占庭帝國在亞洲和非洲全部領地的三分之二落入阿拉伯軍隊之手。阿拉伯帝國的領土向東逼近印度邊境,向西控制了非洲北部的部分地區,向北占領亞美尼亞以北,近東的原拜占庭帝國領土大部分已被阿拉伯帝國控制,一個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新帝國由此形成。


  阿拉伯軍隊征服的諸多地區擁有先進的造船技術,阿拉伯人向當地人學習造船工藝,努力發展造船工業,使得造船業在阿拉伯世界逐漸發展成為支柱工業之一。“在波斯灣沿海,在紅海兩岸,在利凡特各港口,在入海的各條大河兩岸,遍布著官方和私家的造船塢。”3位于波斯灣出口處的忽魯謨斯造船工藝先進,這在馬可?波羅筆下有過描述:“船板的兩頭,必須小心地用螺旋鉆打孔,然后再用大木釘楔入,造成船只的雛形。”4


  阿拉伯人除了向征服地西亞和北非學習造船技術外,還間接地從中國學到了大船制造技術。阿拉伯商人經常選擇乘坐中國造的大船,認為這些船只安全可靠,常常用來裝載自己的貨物。久而久之,中國的大船制造工藝潛移默化地影響到了這些阿拉伯人,他們也開始建造一些載重量千噸以上的大商船。在不斷的軍事需求刺激下,能承載1500人以上的大戰艦陸續被建造了出來。阿拉伯人還仿照印度人的做法,就地取材建造船只,印度洋的諸多島嶼上盛產椰子,椰樹是很好的造船材料,阿拉伯人將其砍伐下來之后,主干部分被鋸成大小不一的椰木板,作為船板使用,椰子的外皮纖維被搓成繩索,作為船纜使用,較為細些的椰樹用來做船上的桅桿,椰樹的葉子則被織成船帆,可謂物盡其用。


  在頻繁的地中海貿易和戰事中,船只的作用不言而喻,阿拉伯人船只的特點是橫梁寬,船頭尖,吃水淺,桅桿可以移動,懸掛方形船帆。后來阿拉伯人發現使用方形船帆的船只較為笨拙,轉彎不靈活,多走彎路,于是在反復實踐中創造性地發明了三角帆技術,克服了方形帆的種種局限,更加充分地利用風力,船只靈活得多,尤其逆風航行時,三角帆的優點更加明顯,能夠做到曲線前進,航速提高很多。嘗到甜頭的阿拉伯人推廣了單桅、雙桅三角帆的應用,對世界航海業的發展做出巨大貢獻。


  擁有先進的造船技術,使阿拉伯人的航海能力日漸提高。在航行過程中,阿拉伯人善于觀測星象以指導航行,船員們還掌握了較多的海洋地理資料,詳細記錄了印度洋的季風環流情況,常常在航行中利用季風風向等規律縮短航程。阿拉伯船只出海時,都有潛水員隨行,以便船只在海上遇到意外情況時隨時修理。(三)發展海上貿易,爭奪地中海霸權


  隨著造船業的發展與航海技術的掌握,在征服地區沿海居民的幫助下,原本習慣游牧生活的阿拉伯人開啟了海上貿易。為了獲取財富,阿拉伯人開始熱衷于東西方之間的遠途中介貿易。從北印度洋到阿拉伯半島周邊的紅海、阿拉伯海、波斯灣,從地中海東部到西部,阿拉伯商船隨處可見。“阿拉伯人在推進宗教的同時,亦把商業推進到所有被征服的地區。”1年深日久,阿拉伯人將其商業范圍擴大,東至印度和中國,北至俄羅斯和北歐,南至非洲東海岸,唯獨向西進展不大。


  于是,阿拉伯人開始將視野擴大到西方的地中海地區,這是一個重要貿易航線縱橫交錯的地方,“同時,敘利亞、亞歷山大里亞一直是地中海的重要貿易城市,載有東方貨物的敘利亞商船在地中海各港口城市之間常年來回穿梭,當時的西方也有敘利亞商人的眾多聚居地”。2位


  于敘利亞海岸港口城市里的居民大多為希臘人,信仰東正教,在被阿拉伯人征服后,向拜占庭尋求海上援助。3作為阿拉伯人的新占領地區,埃及和敘利亞等地在與地中海周邊地區的貿易往


  來中賺取了巨額財富,為了鞏固這一戰果,保住在埃及和敘利亞的商業利益,同時開辟新的商業范圍以獲取更多財富,阿拉伯人意識到必須爭奪地中海,不久即開始了向地中海擴張的進程。


  阿拉伯軍隊對小亞細亞的進攻開始于8世紀30年代,起初進展并不順利,屢受重創。8世紀后期,阿拉伯帝國的局勢稍稍穩定,又重新發動與拜占庭軍隊的戰爭,經過多次征討并取得勝利,迫使拜占庭攝政皇后以納貢的方式求和。后來的阿拉伯軍隊實力不斷壯大,先后占領克里特島、馬扎拉島、撒丁島、科西嘉島和馬耳他島,直至9世紀末期占領西西里島。隨后,阿拉伯軍隊把西西里島和周邊其他島嶼作為新的軍事基地,向位于意大利卡阿普利亞等地的拜占庭領地陸續發起攻擊。阿拉伯海盜也以克里特島為據點,不斷襲擊愛琴海諸島嶼和伯羅奔尼撒半島上的城鎮。至此,阿拉伯人在地中海西部地區確立了海上霸權。


  二、從百年翻譯到社會變革


  (一)阿拉伯人對待拜占庭文明的態度


  阿拉伯人不但善于經商,而且積極學習先進的文化。雖然阿拉伯與拜占庭屢屢發生戰爭,但兩個文明間的交往也隨之增多,正如中東史專家彭樹智先生所言:“戰爭過程的破壞性、野蠻性與戰爭后果客觀上的進步性與文明性并存。”4“阿拉伯帝國真正傲視群倫之處,與其說是實際的軍事征服本身,不如說是被征服地區的民眾之阿拉伯化與伊斯蘭化。”5在敘利亞和埃及等阿拉伯征服地區,阿拉伯語得到較大程度推廣,使


  得拜占庭文明與阿拉伯文明之間加快了融合的步伐。與拜占庭帝國進行的長年戰爭,使阿拉伯人能夠占有原屬拜占庭帝國的圖書館,進而可以接觸到數量龐大的希臘圖書。阿拉伯人并沒有像一些野蠻部族那樣焚燒圖書,而是將其奉若珍寶,進行學習和翻譯。他們還仿照拜占庭模式在阿拉伯統治區內修建了很多圖書館,這些措施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保存和傳播先進文化的作用。“一般地說,總是先進文明對后進文明的融化,即使是后進文明的民族,征服了先進文明的民族,也會逐漸被先進文明所融化。”6


  (二)通過百年翻譯運動學習拜占庭文化


  阿拉伯帝國第二個世襲王朝阿拔斯王朝(750―1258年)統治初期的100年,是阿拉伯文化


  飛速發展的階段,在國家對翻譯事業的高度重視下,統治者大力提倡把拜占庭、古希臘、羅馬、印


  度、波斯等地的學術典籍翻譯成阿拉伯語,并給予贊助,借以吸收先進的文化遺產。從8世紀中葉起,翻譯活動開始繁榮起來,獨立的翻譯階層出現。830年,首都巴格達正式創建了著名的“智慧館”,集研究院、翻譯中心與圖書館為一體,其領導者均由知識淵博、造詣頗深的學者擔任,學術氣氛非常濃厚,來自各地的學者云集于此,多是由哈里發重金聘請而來,大家不分宗教派別,只要學有所長,即在“智慧館”有一席之地,可謂群賢畢至。阿拔斯王朝著名的翻譯家、學者侯奈因?伊本?伊斯哈格(809―873年)曾有在羅馬學習希臘語的經歷,亦曾到拜占庭帝國領地游學,獲取到多種圖書珍本。他通曉阿拉伯語、古希臘語、波斯語和古敘利亞語,精通希臘科學和文化,受到哈里發麥蒙重用,被以重金禮聘擔任巴格達智慧館的研究院院長和圖書館館長,帶領學者們開展翻譯和科學研究工作。侯奈因具有卓越的翻譯能力,曾翻譯了希臘的哲學、天文學、物理學、醫學等方面的經典文獻。在他的指導下,“智慧館”的學者們也各自做了大量的翻譯工作。


  阿拉伯人非常積極地獲取著文化知識,發達的拜占庭文明對他們來說就像一座寶藏,從哈里發到普通學者,都被深深吸引,甚至達到癡迷程度。“哈里發麥蒙曾派學者麥脫爾等帶著貴重禮物出使君士坦丁堡,向拜占庭皇帝索要或換取希臘古典著作。”1阿拉伯學者們到拜占庭各地去游學和尋求典籍珍本,“求學的熱情、求知的渴望,使學者們把沙漠的酷熱、大海的驚濤都視為坦途”。2在哈里發的命令和阿拉伯帝國政府的統一規劃下,學者們將搜集到的大量拜占庭著作,包括哲學、法學、數學、化學、醫學等方面的文獻翻譯成阿拉伯文。學者們從拜占庭文明中汲取了大量營養,快速構建起以伊斯蘭教為核心的阿拉伯文化,為東西方的文化交流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


  阿拉伯政府還花費重金,著力引進有名望的學者。9世紀前半期,哈里發麥蒙就曾邀請拜占廷大數學家立奧到阿拉伯講學,許諾的報酬是2000磅黃金和與拜占廷之間的永久和平。3阿拉伯人從拜占庭帝國學到了很多東西,如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管理模式和行政體制,法律制度和土地制度,藝術珍品和城市建筑等等。當然,阿拉伯人學習先進文化并不是全盤照搬,而是邊吸收邊創新,在繼承和保存拜占庭文化成就的基礎上,結合本國實際加以改造,使之成為帶有阿拉伯―伊斯蘭色彩的東西。公元800―1050年間,在阿拉伯占領和管轄地中海時期通行的伊斯蘭海商法,即是阿拉伯人對拜占庭帝國《羅得海商法》進行吸收和改造的結果。


  (三)貿易推動下的社會變革公元7世紀早期,伴隨著阿拉伯帝國的建立,以《古蘭經》和圣訓的有關內容為基礎的伊斯蘭法得以產生,其行為法規涉及到阿拉伯人的宗教、社會、家庭和個人生活等方面,最初適應的是阿拉伯半島的簡單生活方式。作為一種宗教法,伊斯蘭法的立場明確,視安拉為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的絕對真理,而“一切世人在法律領域所能做的只是理解和詮釋‘神啟’的法律,而不能制定或更改這種神圣的法律”。4但是,如前文所述,隨著阿拉伯人商業貿易活動的日益活躍,受經濟利益驅使,阿拉伯人為爭奪地中海霸權不斷進行武力擴張,這一切已導致整個阿拉伯國家的社會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阿拉伯人的商業范圍已是今非昔比,地中海的航線,東到印度洋,西至大西洋,南到非洲東海岸,北至俄羅斯,都在阿拉伯帝國控制之下。阿拉伯征服地區的商業異常繁榮,既盛產香料和棉花等農產品,也出產陶瓷、地毯、玻璃等工藝品。阿拉伯人商業意識濃厚,不遺余力地進行商業滲透,且往往是伴隨宗教傳播和武力擴張一同進行,與歐洲的很多城鎮和國家有貿易往來。“阿拉伯人經由敘利亞海岸的貝魯特或巴勒斯坦的雅法與威尼斯通商,威尼斯因對利潤的追求,而不顧宗教的忌諱,與回教世界的非洲及敘利亞恢復商業關系,引進巴格達的商品,越過阿爾卑斯山向北運送,沿萊茵河到達法蘭德斯,再轉運英格蘭及北歐。”5


  阿拉伯人還穿越紅海向東到達印度,收購香料和砂糖等東方特產后返回,將這些貨物運到亞歷山大港等地的市場,轉手將其銷售給來自意大利各城市的商人。阿拉伯人穿針引線般的商業活動大大刺激和促進了歐洲的商業復興,并客觀上帶動了歐洲諸多城市的興起。9世紀中期,隨著地中海霸權地位的確立,阿拉伯帝國版圖已經擴大到亞、非、歐三大洲,所征服地區生活習慣各不相同,《古蘭經》和圣訓的有關條文已經解決不了層出不窮的社會新問題。所有這些變化了的社會情況,已與先知時代大不相同,迫使伊斯蘭法不得不進行變革,因為根據歷史經驗,如果法律賴以產生的社會條件和調整的社會關系已有重大變化,而法律卻因循守舊不做變革的話,是無法適應社會的發展的,甚至會成為妨礙社會進步的障礙。


  三、從自創法律到借鑒異族法


  (一)教法學家的法律創制活動


  當時的阿拉伯帝國首都巴格達及麥加、麥地那等一些文明程度較高的城市,專門從事案件裁判和法律解釋的研究者不斷涌現,他們所研究的內容被稱作教法學。教法學作為一種法學思想體系,是在對《古蘭經》和圣訓的立法原則、立法思想及其律例進行深入研究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本質上是一種法律創制活動,目的是滿足阿拉伯帝國疆域不斷擴大和社會生活日益復雜的需要,使伊斯蘭法能夠跟得上伊斯蘭教和阿拉伯帝國迅速發展的新形勢。在創制法律


  過程中,發揮重大作用的是那些伊斯蘭法學家們,“他們出于對宗教的虔誠和研討法律的興趣,獨自或自發組成群體探討法律問題”,1在阿拉伯知識分子隊伍中漸成氣候,其學識和能力不容忽視,“他們因學問淵博得以從出身低微的地位升至國家最高職位”,2這些伊斯蘭法學家們有的擔任法官一職,親歷司法實踐,有的為熟悉商業法規直接經商,執著追求學術,探求真理,他們不盲目迷信書本和服從權威,往往會為了弄清某個法律術語的含義或某段“圣訓”的出處而跋山涉水,風餐露宿,直至問題圓滿解決為止。雖然日益強大的帝國和不斷擴充的領土為此提供了安全保障,但若沒有虔誠的信仰和堅定的意志,是恐怕做不到這些的。當然,教法學家


  們創制法律也并非閉門造車,而是四處游歷和講


  學,根據相關司法實踐和民族習俗隨時解答人們提出的各類法律問題,實現了法學研究與社會實踐的緊密結合。遇到新的社會問題,在《古蘭經》和《圣訓》無明文可循時,教法學家們就以自己的見解來解答,這在當時被稱作“意見法律”和“推理法律”,久而久之,逐漸演變為伊斯蘭教法創制的兩種新原則,即“公議”和“類比”。


  教法學家們為了能更好地論述教法理論和解答教法,紛紛著書立說,引導伊斯蘭法的研究活動步入正規,更加科學化。盡管如此,教法學家


  們對《古蘭經》的理解并不一致,法律創制模式存在諸多差異,概因其社會地位和文化程度有所不同,政治觀點不盡一致,對于如何補充或制定新法例等問題,見解相左。公元8―9世紀,先后


  出現了賈法爾、扎希里等10多個教法學派,其中有4個影響最大,成為伊斯蘭世界公認的、穆斯林


  必須遵守的學派:即以馬立克為代表的馬立克派,以哈尼法為代表的哈乃斐派,以沙斐儀為代表的沙斐儀派和罕百里所創立的罕百里派。這些法學派別取長補短,相互切磋,逐漸統一了伊斯蘭法學理論,使得這一時期的伊斯蘭法出現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學術繁榮盛況。教法學


  家們的法律創制活動,成功地解決了由于阿拉伯帝國擴張帶來的兩大歷史難題,即如何使伊斯蘭法在國家和社會中繼續保持主導地位和怎樣處理伊斯蘭法與異族法之間的沖突與融合。


  (二)伊斯蘭法對異族法的吸收和借鑒


  伊斯蘭法既保留了阿拉伯半島伊斯蘭教興起之前的社會慣例,也有選擇地吸納各征服地區的社會習慣及曾受羅馬法、拜占庭法等影響的法律傳統,在阿拉伯帝國統治地區具有解決各類問題的廣泛適應性。“早在伊斯蘭教產生之時,其創始人穆哈默德就通過對基督教特別是猶太教的接觸,移植了猶太人的某些法律,如禁止收取利息和食物禁忌方面的規定等。”3原屬羅馬―拜占庭帝國的相當一部分領土被阿拉伯帝國占領,其多元文化受到阿拉伯人的尊重而免受毀滅性打擊,伊斯蘭法受到羅馬―拜占庭法的影響在所難免,德國伊斯蘭法學家約瑟夫?莎赫指出:“那些來源于羅馬和拜占庭的法律概念和準則,來源于西方教會法和《塔木德》的法律概念和準則,被吸收進了早期的伊斯蘭法之中。”1英國著名伊斯蘭法學家諾?庫爾森認為:“伊拉克南部庫法地區的奴隸不享有財產權的規定來自羅馬法。”2著名的阿拉伯史學家菲利浦?希提則談到:“羅馬法無疑對于伍麥葉人的立法曾有影響,這種影響一部分是直接的,一部分是通過《猶太教法典》或者其他媒介而產生的。”3伊斯蘭法對羅馬―拜占庭法等先進法律文化的吸收是有所側重、劃分領域的,例如,婚姻和繼承等方面的制度在羅馬―拜占庭法中所占比重較大,較為成熟和完善,符合伊斯蘭教的社會倫理觀和特定價值觀,伊斯蘭法對其進行了較多的吸收,融合程度較高。商法在伊斯蘭法中地位重要,因為伊斯蘭教高度重視商業,這與該教產生初期的地理環境和社會經濟狀況有關,圣地麥加處在一個不產農作物的山谷,人們只有靠經商尋找出路。據《古蘭經》記載,當時的麥加已經是一個商業化重鎮,商業經濟在當時的社會經濟中占主導地位,整個阿拉伯半島的情況也大致如此。所以,在伊斯蘭法中,商人的法律地位較高,按照相關啟示和律例,經商的穆斯林必須以誠信為本,公平買賣,遵守商業道德,做一名合格的商人。有關


  商業和商事交易的規定在《古蘭經》和圣訓中大量存在,涉及商業活動、商業規范、商業道德、買賣契約等方面的啟示、命誡和論述比比皆是,商業法成為伊斯蘭法的核心內容之一。但這些商法規范是以古阿拉伯的商事習慣和伊斯蘭教的道德規范為基礎,重在強調商業道德,如保護和提倡正當的商業活動、禁吃重利和放高利貸、禁售未成熟的果實等。《古蘭經》和圣訓中雖然有較多的商事律例,但這些律例缺乏系統性和可操作性,實踐中商人們還是多以各地的商事習慣作為解決糾紛的依據。隨著阿拉伯帝國領土


  的不斷擴大和商貿活動的日益活躍,傳統的伊斯蘭商業法已經不能適應時代的需求,尤其在帝國確立了地中海霸權之后,跨海經商產生的海事、海商方面的法律問題紛至沓來,而之前的《古蘭經》和圣訓中幾乎沒有關于海事貸款、船舶


  碰撞、共同海損、海難救助等方面的規定。伊斯蘭教法學家們不得不結合海上貿易實踐,通過“公議”和“類比”等模式創制海商方面的法律。


  阿拉伯帝國的商人思維活躍,到處經商,見多識廣,在長期的貿易往來中,對先進的商業經營理念和法律規定接受起來較為容易,他們注意學習和借鑒伊斯蘭法之外的商法規范。此種情形下,在整個地中海廣為適用的拜占庭《羅得海商法》進入阿拉伯帝國商人和教法學家的視野。《羅得海商法》形成于公元8世紀左右,4是拜占庭帝國歷史上的一部重要法典,源自于地中海地區日益頻繁的貿易往來。《羅得海商法》是一部成文法典,名稱來自于地中海東南端的羅得島,內容涉及船舶租賃、海事貸款、海事合伙、船舶碰撞、比例分攤、共同海損、海上救助等海商法律制度,在它的影響下,伊斯蘭海商法最終得以形成。


  如前文所述,阿拉伯帝國的武力擴張異常迅猛,征服的疆域不斷擴大,內容相對簡單的傳統伊斯蘭法已無法適應海上經商的需要。統治者認識到,為了加強對新征服地區的有效管理和統治,滿足阿拉伯商人海上貿易和商品交換的需要,對這些地區原有的法律資源不能視而不見,而是需要繼續加以利用。《羅得海商法》的使用頻率在其誕生地東地中海不言而喻,在西地中海雖然稍有遜色,但在處理海事、海商糾紛時,仍然是商人們的不二選擇。


  四、伊斯蘭海商法的形成


  (一)伊斯蘭海商法作品集的出現及其內容


  在伊斯蘭海商法出現之前的若干年,地中海西部地區的穆斯林商人們對《羅得海商法》早


  已是耳熟能詳,在海商貿易實踐中大量運用。只不過在西地中海地區的主人正式換成阿拉伯人后,再完全照搬拜占庭帝國的《羅得海商法》已是


  不可能的事情,必須要按照伊斯蘭教教義和精神對其進行消化、吸收和改造,使之成為伊斯蘭特色的海商法,這種變通與其本民族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有直接關系。基于此,在商人的積極參與和協助下,以解釋教法、論述教法理論和著書立說為己任的教法學家們在對《羅得海商法》進行吸收和改造的基礎上,結合海上貿易實踐,對帝國統治區內的海商法律規范進行了大量論述。“現存的最全面、最古老的伊斯蘭海商法作品集是《關于契約雙方權利要求與船舶租賃的伊斯蘭法律論述》,在公元8―10世紀之間有效。”1它的出現標志著伊斯蘭海商法的形成,內容包括伊斯蘭法學家們關于海商法的9篇論述。這9篇海商法論述的標題及其內容分別是:


  (1)船員雇傭:涉及船員的界定、船員的工資、雇傭的形式、雇傭合同的簽訂等內容;


  (2)船舶租賃:涉及租賃方式、擔保業務、特定運輸方式、特定設備租金、全部設備租金等內容;


  (3)租船貨運契約的履行障礙:涉及海風、地方當局行為、海盜、外敵等內容;


  (4)船舶與貨物滅失:涉及卸貨規則、貨物完好、貨物受潮、貨物權利主張等內容;


  (5)船上貨物拋棄:涉及拋貨行為、貨主間的和解、共同分攤損失等內容,這一部分是海商法的經典內容,論述尤為詳細;


  (6)船方運送貨物的責任:涉及船方運送商品、谷物、高價值物品時的責任及對運送時間的遵守等內容;


  (7)裝載食物與其它貨物:涉及船方在裝載食物與其它貨物時賣掉或者卸載其中一部分的行


  為,以及在船舶起航后,船方認為超載,為減輕重


  量而將食物與貨物轉移給其它船方等的行為;


  (8)兩名合伙人共有船舶:涉及到一方打算運送自己的貨物,而另一方無貨可運,或者一方未同另一方協商維修船舶等的行為;


  (9)船舶駕駛者與船主之間的利潤分配:涉及到不同情況下的船舶所有人與實際駕船人之間如何分配利潤等內容。


  除上述9篇論述外,作品集中還包括法律學上的幾個議題,供人們討論使用。


  (二)《羅得海商法》對伊斯蘭海商法的影響


  細細考察這部伊斯蘭海商法作品集的相關論述,就會發現《羅得海商法》的影子,其中很多規定和做法沿襲了《羅得海商法》的內容。如關于船員及其義務,《羅得海商法》的表述是:“受雇的船員應去履行每一項委托,如果他被派遣外出,他應忠實地履行職責,既不盜竊也不做錯事,而是本著熱忱和可敬的善意做事,爭取拿到全部的額外薪金。”2伊斯蘭海商法作品集《關于契約雙方權利要求與船舶租賃的伊斯蘭法律論述》的表述是:“簽訂了雇傭合同的,有明確的工作期限和固定收入的,沒有違法行為或者疏忽大意行為的人。”3二者的表述和界定大同小異,我們由此可以知道,中世紀地中海船員的權利和義務是基本相同的。再如關于船員雇傭時間的長短,《羅得海商法》提供了兩種形式可供選擇,即執行特定航次的和有固定期限的。4伊斯蘭海商法作品集《關于契約雙方權利要求與船舶租賃的伊斯蘭法律論述》中繼續沿用這兩種方式,而且在期限問題上規定的比《羅得海商法》還要嚴格,“雇傭雙方如果不把雇傭期限確定下來,該契約將被認定為無效”。5這部作品集在第一篇論述“船員雇傭”時表述如下:“可能有人會辯解說,船主和船員有時判斷失誤,想當然地認為停留在海上的時間較短,但結果卻拖延了。所以,期限約定不明確的雇傭是不允許的。”1同一篇論述中,另一項規定論述的是執行特定航次的雇傭類型:“雇傭船員、租賃船舶從一個港口到達另一個港口是允許的,按照我們的觀點,在這種情況下,即便簽訂的契約內容詳盡,還是會對各地慣例不同導致的變化無所適從。”2按這項規定,在特定的兩個港口之間執行一個航次,雇傭期限可以不做具體約定,以完成該特定航次為準。此外,在涉及貨物運輸、共同海損、海上棄貨、船舶共有等方面,《關于契約雙方權利要求與船舶租賃的伊斯蘭法律論述》也沿襲了《羅得海商法》中的有關規定,有的是在沿襲的基礎上,結合地中海西部海域的貿易實踐情況進行了變通,且比《羅得海商法》的規定要求更高。如按照《羅得海商法》規定,債務人遇到不可抗力,以不負責為原則,標的物因不可抗力而滅失,由債權人自己負擔損失,只有在不可抗力程度較輕時,債務人仍應承擔責任。《關于契約雙方權利要求與船舶租賃的伊斯蘭法律論述》中加重了債務人的責任,如禁止被雇傭的船員隨意終止合同,即便是遇到了不可抗力,“船員受雇傭出海執行一個3天的航程,遇到風暴被困了20天,于是要求結清傭金、終止合同,他們并沒有權利這樣做,船主在接到類似請求后,同樣無權解除或終止合同”。3


  不管這部伊斯蘭海商法作品集如何做出變通,《羅得海商法》的相關因素已經融合了進去。通過研究這一時期教法學家們的其它法律作品,我們可以發現這樣一個規律,即除了身份法和宗教法外,拜占庭帝國原屬領土范圍內的法律體系和相關司法實踐,只要與伊斯蘭先知教義和宗教法不相違背的,都在伊斯蘭法學權威們的論述和著作中保留下來。


  海商法作品集《關于契約雙方權利要求與船舶租賃的伊斯蘭法律論述》的發現,讓我們看到了伊斯蘭法對《羅得海商法》的規則和特殊規定的融合程度,了解到阿拉伯帝國在原拜占庭領土上是如何保存拜占庭海事習慣的。盡管伊斯蘭法和拜占庭法分屬于兩個不同的法律體系,但它們各自的海商法內容大體是一致的。兩者之間的相似性可歸因于賴以產生的地理位置相鄰,以及阿拉伯商人與拜占庭商人之間持續不斷的商業聯系。阿拉伯帝國與拜占庭帝國在政治和軍事上的對立并沒有妨礙兩國之間的貿易往來、人員流動和文化交往。在這其中,地中海顯然發揮了很大作用,充當了文化聯系者和物質交換載體的角色,功不可沒。海商文化的交流超越了政治、軍事與宗教的藩籬,在地中海地區,幾乎每天都有大量的海事、海商貿易習慣和規則在被反復使用著,產生于基督教世界的海商法幾經輾轉,被移植到了伊斯蘭教世界。由此我們發現,公元800―1050年間,伊斯蘭法學家們不僅在吸收和融合《羅得海商法》的基礎上,發展出了自己的海商法,而且對地中海法律的演進也做出了巨大貢獻。


  這部伊斯蘭海商法作品集的出現時間與阿拉伯帝國在西部地中海地區確立統治權和司法權的時間,與帝國占領地中海諸多海港以及克里特島和西西里島兩大戰略性島域的時間大致相同。研讀這部珍貴的伊斯蘭海商法作品集,有助于我們理清公元800―1050年間地中海海商法的演進線索,伊斯蘭法學家和商人們如何將《羅得海商法》的精華因素融入本民族法律的脈絡變得清晰起來。伊斯蘭海商法影響地中海西部地區長達200多年,極大地推動了意大利《阿瑪斐表》、法國《奧列隆法典》、西班牙《康索拉多海法》以及瑞典《威斯比海法》等后世著名海商法典的產生,為地中海海商法逐步走向國際化做出了貢獻。


  [作者王小波(1975年―),凱里學院科研處教授,貴州,凱里,556011

决胜21一点剧情解析 江西体彩11选5开奖 四川时时彩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五分赛车开奖结果 排球比分直播捷报网 辽宁福彩35选7611期奖号 淘宝快3多少人玩 大乐透走势图一百期的 大乐透开奖号码18085 可以交易的手机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