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21一点剧情解析|二十一点游戏下载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科學教學論文 -> 文章內容

本土化與表征的關聯分析

作者:第一論文網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26日 21:04:51
 在談論民族性、民族主義的問題時,常常會牽涉到本土化的問題,由此又與本土文化、地域文化結合起來,這些概念將民族研究具體化、語境化了。本土文化(Native culture)中的“Native”有土產的,土著的,本地的,生而具有的,固有的,內在的等意思。native表示最初就有的,常與“母語”連用,它強調原初性和綜合性。因此既有具體的地域劃分概念,同時與歷史緊密聯系。地域文化(Regional culture)中的Regional實指區域性的,地區性。從這一翻譯來看,地域文化是與地理上的劃分分不開的。地域文化常和民俗連在一起,甚至常與傳統文化混為一談。但更常見的是僅將地域作為一個簡單的區域劃分標準。目前,國內有對地域文化做“文化學”研究的趨勢。其走向是將地域文化視為一種客觀存在,也是地域群體的主觀文化認同所形成的“共同的想象體”。但要注意其是一定歷史時期的人們在特定地域范圍內所創造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總和,具有地域性、多元性等本質特征。或者可以得出結論:對地域文化的研究正日益走向民俗風情研究,它是對特定文化的細部研究,像現在的魯文化、江南文化等。語言、風俗等是劃分地域文化的主要指標。這樣一來,顯然,本土化的問題就不僅局限在某一個民族,而是在特定地域當中發生的多樣性的地域聯系、話語聯系、文化聯系。地域認同、文化認同、國家認同就是在這樣的聯系中得以確立。任一族群都具有下列特點中的一些:共同的地理來源,遷徙情況,語言或方言,宗教信仰,超越親戚、鄰居和社區界限的聯系,共有的傳統、價值和象征,文學、民間創作和音樂,飲食愛好,居住和職業模式以及表示有別的內部意識和外部感覺。那么,在這些表征本土化的過程中,是否說明一個族群的特性是固定不變的呢?
    首先,我們可以看到身份是多重的,它們互相關聯的方式根本上是地理性的。“民族身份并不獨立于其他形式的文化身份而存在。它們以各種方式相互糾纏在一起。創造民族身份的過程是一個接納的過程,是一個通過認同于不同的地域確定‘我們’是什么的過程。這也許就是在地圖上和旗幟上被變得富有意義的民族領土的空間,這也許就是被看做是一個‘地方’的民族。”[25]丹尼爾·貝爾在其《社群主義及其批評者》一書中指出,地域性的社群是最經常意義上的社群。對個人的認同影響最大的社群通常是地理意義上的社區,尤其是生于斯長于斯的家鄉。當人們提到社區時,最先想到的往往是自己所居住的某個場所,如鄰里、村落、城鎮。地理意義上的社群以個人出生和成長所在地為核心,通常包括故鄉、居住的社區、社區所在地區或城市和國家等[26]。共同擁有的地域,會成為言說自身位置的首要表達方式。崔延虎先生在研究多元文化場景中的文化互動與多民族族際交往時,就指出一個在新疆非常普遍的現象。當你面對一個他者介紹自己的時候,很少會首先說自己是個××族,而是會說自己是“塔城人”、“伊犁人”、“喀什人”;而當自己離開新疆到了另一地域時,介紹又會發生變化,取而代之的是“新疆塔城人”“新疆伊犁人”之類的說法,更多地時候甚至只說“新疆”而毋庸言及其他。反而是面對的對象會由地域聯系起具體的民族特征,問及“你是新疆人嗎?”這樣一個含混性極強的問題。這種狀況足以說明地域之于民族身份的重要性。在同一地域之內,也會在很多的場合發生這樣那樣的聯系,如婚喪嫁娶、逢年過節,社區、單位、公共場所等等,這些都使具有自身特性的民族不是只與本民族發生交往,交往是無處不在的。因此,“一個單位里的多民族之間的交往活動,不同程度地呈現出跨越民族文化差異而具有跨文化交際的特征,單位成為了跨文化交際的空間。”[27]這些狀況也說明,民族認同、地域認同更多的體現出共同的國家意識,也即國家認同,這構成民族之間交往、個體交往的公共空間。代寫畢業論文
    其次,語言在歷史上是劃分族群的較為普遍的做法,但認為“語言、種族和文化相一致是天真的想法”。薩丕爾指出:“歷史學家和人類學家發現,種族、語言和文化分布不平行,它們的分布區域犬牙交錯,最叫人迷惑,并且它們的歷史會各自走不同的道路。種族比語言容易混合。反過來說,語言會傳播到遠離老家的地方,侵入別的種族,別的文化的領域。一種語言可以在本地滅絕了,反而生存在粗暴地敵視原來說這語言的人的群體里。并且,歷史上的偶然事件往往會重劃文化區域的疆界,而不一定磨滅存在的語言分歧。只要能確信,種族,就它唯一可以了解的意義來說,也就是從生物學的方面來說,對語言和文化的歷史全不關心,只要能確信,語言和文化的歷史不能直接用種族來解釋,正像不能用物理和化學的定律來解釋一樣,我們就能一方面對斯拉夫狂熱主義、盎格魯—薩克遜主義、條頓主義、拉丁天才等等神秘的口號發生某種興趣,一方面又不讓其中任何一個蒙騙了。仔細研究語言分布和它的歷史,會給這些狂熱信條加上最干燥無昧的注疏。”[28]這種關于語言之不確定性的說法,恐怕很難為一個族群信服。我們常可聽到“語言、文字”是證明一個民族獨立存在的最主要的標準。但語言本身似乎存在著一個悖論。一方面,它被證明是可以用來交流和表征的有效手段,其形式與相應的聯想是常規的和慣例的。但另一方面,語言又具有主觀任意的、可選擇的特性,所以任何交流又總會有失敗的可能性。而這直接決定社會生活具有無數解釋的可能性。只要交流的場合在變,那么言語表達就會改變,在多民族聚居的區域尤其如此。
    第三,在多民族聚居的區域,民族文化認同和地方認同的整合度(integration)與居住格局分布有著密切的關聯。這與單一民族聚居為主的地區情況很不相同,單一民族的文化認同程度較高。但這種情況在現代社會中已經越來越少,文化、地域上的交叉、混合構成了日常位置的雜交性,乃至形成上一個問題所說的語言的多元狀況。在巴赫金看來,“雜語”現象指不同語言、不同文化、不同階級的彼此交融,“它確保了語言和思想的不斷革命,提防著現有社會語言中任何‘單一的真理語言’或‘官方語言’的霸權統治,以及思想的僵化和停滯”[29]而且,如布迪厄指出的,很多的社會活動是建立在“語言的不在場”(這是一個模仿)的基礎上的,這種行為是如此習慣性的,如此理所當然的,以至言詞也不再需要了。多民族之間的文化認同得以形成。[page_break]
    第四,以上所說地域認同、文化認同、國家認同,都有一個歷史形成的過程。當然,這種過程在現代社會正以加速度的形式進行,這也是如今討論民族性、民族主義的重要的理論背景和話語環境。新疆遼闊的地域、47個民族聚居、與8個國家毗鄰,歷代繁衍長存的有30多個民族、6種宗教——這種讓人看著眼花繚亂的數字,充分說明在這個地域發生的互相碰撞、影響、滲透的文化交際事實。在這些民族交往的事實中,常聽到“漢化”的說法,或者認為漢文化是一種強勢文化,以至壓抑了各民族文化的發展。這種說法本身就是對歷史的不尊重,事實上,漢文化與各少數族群文化之間,最初并不是建立于壓迫與被壓迫的殖民關系上,而是建立于長期的沖突、交流、矛盾、互融的中華民族形成史中,中華民族各族群之間的關系,具有相當強的共享基礎,只是由于此基礎的主干,是漢文化的,是中心區域的,所以少數族群或邊疆文化,就被擠壓為邊緣性的存在,形成了“共享—抑制”(費孝通語)的關系。這種“共享—抑制”關系,最為明顯地體現于回族文化上,如果抽取了中國、中國漢民族之元素,回族與回族文化,都不復存在[30]。
    這說明,無論是地域、語言、民族的形成、文化認同的哪一種,都需要有個本土化的過程。脫離了具體的歷史語境和現實語境,言說一個民族,都是對民族的虛化乃至想象。盡管本尼迪克特提出“想象的共同體”建構民族主義的說法,但這種想象同樣一定是建立在“建立之初”的語境里。民族有個本土化的過程,民族文學同樣如此。正如費孝通先生所說:“新中國的社會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以往的那些偏遠的、隔離社區和少數民族族群正在被納入到一個新的民族和國家建設的進程當中”[31],而作為這個“多元一體”的宏大國家構想的一部分,少數民族文學不僅成為這個嶄新的多民族國家對其自身進行表述、進行敘事的一種文學方式,而且成為一種身份屬性。比如以往很少有人會談及老舍的民族身份,但建國后對其滿族文化屬性的研究熱度已經說明文學的多元性、文化的多元性,以此豐富了文學的文化能指。
    這種情況下,出現了大批歌詠本民族的文學書寫形式,而且書寫中賦予了本民族一些基本的特征,進而成為各民族族性的組成部分。需要指出,這種現象正是在“多元一體”的觀照下形成的民族文化認同,在這種語境下重塑、加強、宣傳了一個民族的形象。如哈薩克詩人庫爾班阿里·烏斯潘諾夫用了下述這般直白的話語來描述自己的民族:我是哈薩克,自幼酷愛詩歌/我是哈薩克,珍愛潔白的奶色/我是哈薩克,喜愛藍天的寥廓,也愛大地上芳草的綠波/我常用山的穩固、冰的堅實,比喻哈薩克人剛強的性格。“詩歌”“潔白的乳汁”、“藍天”、“草原”、“駿馬”這些詞匯已經成為認知哈薩克人的一種表征。在哈薩克族作家的作品里,不需費時,很快你就會找到類似的字眼。雖然游牧民族普遍面臨著牧民定居的問題,并有社會組織、思維觀念、消費觀念、部落觀念、傳統文化觀念等一系列文化心理變遷發生,但這些本土化的問題卻在進一步強化的對傳統的定性定型中被遮蔽。但文化之間的交際卻在前所未有的廣闊天地中開展,這種對族姓固化的態度只能是對跨文化交際的一種障礙。代寫畢業論文
    英國學者多仁·馬賽曾用倫敦基爾本大街的例子來展示多民族日常生活中的雜交性和混合性,指出這種狀況形成于多種文化的“結合”,并且要展示這種“全球化的地方感”為何是一個進步的地點意識,“它將會避免一種對地點和文化的防衛性的和排斥性的定義,因為這種定義在理解一個地點就意味著它與其他地點的聯系的世界中已不再適應。”[32]過分強調差異,而忽視多種文化的“結合”,只能是一種從歷史現實中抽身遠去的做法。
决胜21一点剧情解析 巴列卡诺对马德里竞技 毕尔巴鄂城市介绍 世俱杯阿尔艾因 恩波利地图 莱加内斯vs巴拉多利德直播 多特蒙德球衣 梦幻西游2018七夕祥瑞 篮球巨星经典语录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 热刺足球队球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