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21一点剧情解析|二十一点游戏下载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教師建設 -> 文章內容

“互聯網+”背景下服務型高校學生管理平臺的建構

作者:第一論文網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30日 10:03:34

[作者簡介]林琳(1987-),女,遼寧大連人,教育學博士,渤海大學教改與教學質量評估中心助理研究員;研究方向:教育學原理、高等教育管理。楊延東(1960-),男,遼寧朝陽人,教育學博士,渤海大學校長,教授、碩士生導師;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

高校學生管理工作是高校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網絡時代的到來與信息技術的崛起,使傳統的高校學生管理工作無法適應“人本管理”的需要,即服務型高校管理理念下學生自身發展的需要。教育部發布的《教育信息化十年發展規劃(2011-2020年)》中明確指出:“大力推進普通高校數字校園建設,建設完善的信息發布、網絡教學、知識共享、管理服務和校園文化生活服務等數字化平臺,推進系統整合與數據共享。”[1]2015年3月,李克強總理提出要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互聯網+”是信息化思維的深度實踐成果,代表著先進生產力的發展方向,推動著經濟形態不斷地發生改變。在此背景下,建構“互聯網+”服務型高校學生管理信息平臺,是大數據時代與服務型高校建設理念對學生管理工作提出的要求,也是高校積極面對新形勢下學生管理工作挑戰的有效策略。

一、建設“事件驅動”型學生管理平臺的意義

目前,中國教育改革已經進入一個新的階段——綜合治理改革階段,高教學生管理領域也不例外。這對于建立現代教育治理體系、完善學校內部治理結構是必要且緊迫的[2]。高校進行學生管理,實現“育人為本”的教育管理職能,必須更新管理觀念、變更管理方式,尋求學生教育管理目標與學生管理工具的統一。而要尋求此種統一,必須明確高校學生教育管理的目標、基礎與工具究竟是什么。

(一)服務型管理是高校要實現的目標

“服務型高校”是由“服務型政府”概念演化而來的,與“管制型高校”相對。管制型的高校通常以自身控制與管理的便捷性為出發點,管理的頂層設計者在學生管理中起主導作用;為教師和學生提供何種服務與怎樣提供服務,都是高校管理者強制性和一廂情愿的做法,而不考慮學生的愿望和多樣化需求;高校管理者與學生是一種“命令——服從”式的關系,學生只能受制于管理者的意愿。而服務型高校就是為學生服務的高校,把為學生服務作為高校存在與發展的宗旨,在“人本管理”的理念指導下運行。

就我國現有高校學生管理制度的運行方式來看,主要是通過縱向的條線管理而實現的,缺乏多維度、多層面的有效互動。這種管理運行方式的突出特征是學生管理者自上而下地命令、指揮、調度、控制被管理者,使學生服從和接收。高校學生管理人員一直充當高高在上的“指揮官”角色,不利于發揮學生管理工作的服務職能[3],體現不出其促進學生成長的價值。從人性出發來分析高校學生管理問題,以人性為中心的“管理育人”理念在高校學生管理中匱乏是產生問題的主要根源。而“管理育人”是高等教育管理與其他社會組織管理的主要區別之一,因此高校學生管理工作要體現出“育人為本”的核心理念就要轉變管理方式,由“物本管理”理念轉變到以“人本管理”為目標的服務型學生管理上。

(二)“互聯網+”是實現學生管理職能的基礎

“互聯網+”是互聯網思維進一步實踐的成果,代表著先進的生產力,推動經濟形態不斷地發生演變。通俗地說,“互聯網+”就是“互聯網+各個傳統行業”,是利用信息通信技術以及互聯網平臺讓互聯網與傳統行業進行深度融合,以創造新的發展生態。

目前,我國高校學生管理以物本管理即制度化管理(也稱硬管理)為主,以事務性管理的要求為出發點,強調對學生的控制,用一刀切的標準要求學生。這種管理拘囿于事務管理,缺乏對學生個性化需求的關懷,忽略了對學生的個性差異、積極性與創造性的培養;缺乏把學生視為高校最重要的資源,以學生的能力、特長、興趣、心理狀況等綜合情況來科學地提供最合適的服務與管理的理念,未能在管理過程中充分地實施“人本管理”。

(三)“事件驅動”型管理平臺是高校實現服務型學生管理的必要工具

“事件驅動”是連續性事務管理中的一種戰略決策,即為了防止事務堆積而及時跟隨當前時間點發生的事件,并調動可用資源,用最短的時間解決不斷出現的問題。這種策略在計算機編程、政府公共管理、市場經濟等領域均得到應用。信息化時代中的“事件”是以計算機系統能否對信息進行自動處理篩選為標準的:系統能自動處理且篩選的為“常規事件”,反之則為“意外事件”。

“事件驅動”反應實時思維的觀念完全可以成為提升高校學生教育管理水平的一種新思路。換言之,高校要實現自身向服務型高校的轉變,基于“事件驅動”是基礎。不基于“事件驅動”而照舊依據“部門驅動”,則學生教育管理活動仍會停留在拖沓散漫的舊有狀態。因此,高校學生管理當中的“事件驅動”是為防止學生管理事務堆積,提高學生管理工作效率,及時跟蹤當前時間點發生的事件,利用一切可調動的資源,加強高校管理過程中的整體性、即時性、活躍性信息的傳遞,在高校系統內即時報告重要事件,使師生、行政人員自上而下迅速回應,用最短的時間解決學生學習與生活中不斷出現的問題的策略。

亞馬遜網、當當網可以顯示瀏覽了一本書籍的人還瀏覽了其他什么書籍,并能根據消費者搜索書籍的記錄給搜索者推薦其感興趣的書籍;而谷歌、百度可以根據搜索記錄把用戶最想看到的內容排在網頁的最前面[4]。這些網站和搜索引擎可以比消費者、搜索者本身還了解其自身的喜好,原因在于一個大規模生產、分享和應用數據的時代正在開啟。以大數據為單位,以云計算為基礎的信息存儲、分享和挖掘手段可以便宜、有效地將這些大量、高速、多變化的終端數據存儲下來,并隨時進行分析與計算[5]。這給高校學生學習和生活帶來顛覆性的變化。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和智能手機、iPad等移動終端設備的普及,高校學生逐漸習慣了通過應用客戶端上網的方式獲取各類信息和知識。這同樣給高校的學生管理工作帶來了挑戰和機遇。高等教育大眾化背景下,大多數高校學生輔導員配比失衡,學生管理工作出現了“活多、輔導員少”的局面。簡單而耗費人力的“人人交互”式的學生管理模式已不能滿足大數據與云計算時代對學生管理提出的“人機交互”的要求。大數據給教育帶來的重要變化在于它使教育管理和服務更加個性化。2009年,美國科羅拉多州教育當局開始實施“教育信息系統計劃(Relevant Information to Strenthen Education簡稱RISE)”,收集學生、教師和學校的所有信息,以幫助學校改進教學,提高學生獲得學業成功的機會。我國高校學生管理必須適應大數據時代的要求,通過網絡平臺實現學生與網絡信息的協同管理。

綜上,服務型管理是高校學生管理要實現的目標,“互聯網+”是高校實現學生管理職能的基礎,學生管理信息平臺是大數據時代服務型高校學生管理的必要工具。這三者相輔相成,相互協同以發揮作用。只有構建“互聯網+”背景下的服務型高校學生管理平臺,高校“服務育人”的理念才能真正實現。

二、“互聯網+”平臺缺失下的學生管理困境

(一)學生管理部門間信息共享不暢

高校的學生管理工作包括很多管理活動:招生管理、教務管理、舍務管理、學團活動管理、實習與就業管理、后勤服務管理、醫療健康管理、社會實踐管理等,從學生入學伊始到學生畢業,貫穿于學生學習生活的全過程。與這些管理活動相關的部門的日常工作會產生大量結構性與非結構性數據,以文件夾或文檔的形式儲存。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數據會成為信息孤島,不利于教職員工與學生對系統的查詢與利用。

目前,國內外很多高校的學生管理工作開始試行網絡平臺管理,但大部分高校依托網絡建立起的學生管理平臺僅局限于學生信息管理系統中的某一子系統,如牛津大學課程管理系統、賓州州立大學的文件共享系統、清華大學的綜合教務系統等。各類子系統的功能都較單一且獨立運行,信息的格式、輸出方式缺乏統一性。很少有高校能從整體出發,根據學生管理的邏輯設計出跨部門的系統。因缺乏能將各子系統內信息統一匯聚的學生管理平臺,我國高校學生管理部門間信息共享與流通不暢的現象日趨嚴重。

(二)學生管理工作效率低下

當前我國高校學生管理工作者中以學生輔導員的工作最為繁雜,以對每屆不同學生重復分發與傳達信息工作為最。以一份學生就業信息統計表為例,每年高校實習就業處要在相應時間將表格分發給各個承擔人才培養任務的二級學院學生輔導員,輔導員再將信息分發給應屆畢業生。類似的機械性工作每年都要重復。學生遇到任何問題時,都必須依托輔導員與其他學生管理部門聯系后方能得以解決。因此,學生輔導員與各學生管理部門的工作呈現出虛假繁忙的景象,實則是因缺乏學生管理平臺而導致的管理效率低下。北京大學校內信息門戶的應用系統包括選課、教學、學生管理、人事、辦公、短信平臺、財務、黨校培訓等內容,基于這種信息門戶,學生輔導員的角色完全可以由計算機網絡取代,進而實現學生意愿與管理訴求的及時表達、解決。

(三)依靠第三方通訊軟件的信息傳送功能受限

大多數高校學生管理都由學生輔導員依托QQ群、微信群、飛信等第三方移動通信與社交軟件,通過郵件與社交軟件的附件完成對學生與各學生管理部門之間的上傳下達工作。這種依托第三方通訊軟件的信息傳達,一方面受學生輔導員所屬二級學院的限制,各群落范圍只能局限于某個學院的某一班級或某一專業的學生,信息傳遞功能受限。另一方面,通過郵件與社交軟件傳送的文件在大小與上傳速度上受第三方的限制影響因素較多。各管理部門與輔導員僅僅依托此方式傳送信息,既加大了工作量,又阻礙了學生與學生管理部門之間的直接溝通。學生輔導員與學生管理部門人員中只要任何一方有疏忽或怠慢,就很可能人為地錯過學生或學生家長需要及時處理的數據請求,進而推遲學生管理工作的進度。2015年4月10日,天津師范大學的學生燒炭自殺前其母親曾通過第三方通訊手段委托其輔導員到學生宿舍查看情況,而輔導員回復其母親學生已找到,并沒有實地查看自殺學生情況,最終錯過了搶救學生的最佳時機。

高校學生管理的相關部門、學生輔導員與學生三者間缺乏一個能夠匯聚全校師生的信息共享與溝通的平臺,亦或者說,高校中的各項學生管理活動都因缺乏學生管理平臺建設而陷入瓶頸之中。

三、“互聯網+”學生管理平臺的建設策略

高校學生管理部門間信息共享不暢、學生管理人員因缺乏共享平臺而管理效率低下與依靠第三方通訊軟件的信息傳送功能受限等方面的問題,可以通過構建基于“事件驅動”的服務型高校學生管理平臺得到有效解決。高校學生管理平臺可以有多種形式,但構建基于“事件驅動”的服務型高校學生管理平臺是在數字化校園基礎上構建的集信息發布與共享、管理服務和校園文化生活服務等內容為一體的數字化平臺,能夠快速有效地解決高校在學生管理過程中遇到的“常規事件”與“意外事件”。這樣的平臺能使高校學生管理常規工作更有效率,學生遇到問題時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有效解決。

(一)拓展高校的網絡和數字化服務功能

當前,網絡和數字化校園的建設水平已不僅是衡量一所學校管理服務水平的基本條件,更是高校管理服務現代化的標志[6]。數字化校園服務以校園內全體師生的物質生活和教學、科研、管理服務活動為基礎,但與傳統的服務方式相比,在內容的豐富程度與功能的可拓展方面都具有無可比擬的優越性。以移動電話與互聯網的校園應用系統為例,群發群收的功能突破了傳統依托第三方通訊軟件發送消息的服務對象面狹窄的局限,現代服務手段時間與空間壁壘的消除將高校學生管理服務的效率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此外,大數據背景下的網絡和數字化服務可以通過學生的搜索數據及時了解學生的個性化要求,避免了強制性服務,形成了有效的雙向溝通渠道。

通過擴展校園網絡和數字化服務的功能,使其實現了“信息發布、網絡教學、知識共享、管理服務和校園文化生活服務”的有效匯聚,推進了系統的整合與數據的共享,尤其有利于常規事件的快速有效解決。例如,學校在某領域獲得重大成果、進行學校形象的美譽性傳播、表彰先進人物時,可通過拓展后的數字化服務予以及時、有效的推廣、傳播。2015年2月5日,渤海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學生馬雙返回火海救人的事跡通過微信朋友圈、數字化校園服務網得以在校園內外廣為傳頌,并在短時間內收到十幾萬善款。高校拓展網絡和數字化服務功能對內可以起到振奮人心、鼓舞士氣的作用,對外可以起到提升自身形象、開拓學生實習與就業市場等作用。當高校發生學生突發性沖突,或發生對高校的生存和發展具有威脅或潛在威脅事件時,數字化網絡服務中的快捷處理、實時性地公布結果等優勢有利于驅動事態向良性方向發展。

(二)開設基于“事件驅動”的學生管理服務平臺

大數據時代背景下僅有數據是不夠的,能夠對數據進行分析、利用和挖掘,表現多維數據之間的關聯才是信息網絡化的力量之所在[7] 。對高校學生管理而言,如何在高校管理機構與教師、學生之間按需要分發和聚合感知信息,并基于高校環境的變化而實時協同相關部門的服務或服務流程,使教師或學生遇到的事件或問題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解決,是建構“事件驅動”服務型高校學生教育管理信息平臺要解決的核心問題。因此,構建“事件驅動”服務型高校學生教育管理信息平臺,就是高校通過對學生管理系統職能的調整促進自身實現從管制型管理向服務型管理的轉變,實現管理方式從物本管理向人本管理的轉變,鼓勵并支持學生實行自我管理的過程。該平臺能在擴展數字化服務的基礎上,建立起相應的事件反應機制,以使學校能實時、迅捷地應對各類事件的發生[8]。

筆者設計的基于事件驅動的學生教育管理平臺板塊(圖1、圖2所示)操作步驟如下:第一步,學生通過網頁或手機客戶端登錄學生管理平臺APP,按照自身要解決的事件進行選擇。例如調課選課、實習就業、生活服務、申請獎助學金、證件信息、學團活動、繳退費、安全、公寓服務、飲食、心理健康等事件類型。第二步,進入相關問題列表板塊。該板塊中羅列了各類學生已咨詢并得到解決的問題及解決策略,學生可以通過關鍵詞搜索的方式尋找答案。若列表中沒有學生要解決的事件答案,學生可簡要敘述要解決的事件,系統會自動將學生要解決的事件分配給相關工作人員,學生等待處理結果。第三步,處理結果發布后,學生對此次事件的處理結果進行評價打分。另外,學生在選擇事件板塊時也可選擇人工服務,通過人工服務人員將反映的問題分配到相應部門處理。

(三)服務型高校學生管理平臺質量保障機制的構建

要對學生管理平臺服務形成有效的質量保障機制。被分配到各個部門的學生需要解決的問題,在工作時間范圍內提交的,各部門必須在半小時內給予答復,并及時公布解決進度;對學生在節假日提交的問題,需要在假期結束后的第一個工作日給予答復。對于多次出現學生評價低的工作人員要進行相應的處罰,避免人為因素導致學生管理工作的遲滯現象。例如,渤海大學在教育體制綜合改革中創新性地提出了學生教育管理的新模式,實行導師制,增加教學管理人員職位,成立了學生發展事務中心、大學生安全與生活服務中心兩個一站式的服務機構,建立了“我要調寢”“我要報修”“我要申訴”“離校備案”等基于事件驅動的學生管理板塊。

結合“事件驅動”架構和“面向服務”架構的設計思想而建構的基于事件驅動的服務型高校學生教育管理平臺集成了學生用戶域、高校學生管理信息空間域和物理空間域,實現了“學生—計算機網絡—管理信息”的動態協同,是高校實現高效率的服務型學生管理的大勢所趨。

參考文獻:

[1]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教育信息化十年發展規劃(2011-2020年)[EB/OL]. http://old.moe.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3342/201203/133322.html.

[2]石中英.教育治理的價值追求[N].中國教育報,2015-4-30.

[3] 田杰.高校學生管理工作的創新[J].教育與職業.2015(02):45-46.

[4][英]伊恩·艾瑞斯.大數據思維與決策[M].北京:人民郵電出版社,2014:02.

[5][英]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肯尼思·庫克耶著.大數據時代生活、工作與思維的大變革[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13.

[6] 王庭,丁小艷.大學生教育管理中“事件驅動”的效用開發[J].現代教育管理,2009(12):70-72.

[7][美]大衛·芬雷布.大數據云圖:如何在大數據時代尋找下一個大機遇[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02

决胜21一点剧情解析 柏林赫塔vs不莱梅 瓦伦西亚vs莱万特 法国亚眠大学申研规定 山东时时彩预测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 门兴vs多特 曼联无缘欧冠 嗡嗡祖拉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 莱加内斯对维戈塞尔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