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21一点剧情解析|二十一点游戏下载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高等教育論文 -> 文章內容

聲色犬馬EMBA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9日 17:37:58

  據說2012年11月10日,上海交大安泰管理學院EMBA十周年慶典上,零點研究咨詢集團董事長袁岳致辭說,“來交大,婚姻也安泰。”這顯然是在調侃長江商學院和地產大佬王石的婚變。不僅如此,近日江湖上又廣為流傳起“EMBA班的房卡故事”。話說“女同學在附近開好房,領兩張房卡,塞一張給他。意即,我住在某某酒店幾號房,歡迎光臨。今天沒空就明天再來。”于是,整個EMBA圈子都躺著“中槍”。


  ——明星、大佬、緋聞,金錢、利益、情愛,各種聲色犬馬。自上世紀90年代傳入中國以來,商學院EMBA班,這個普通人難以企及的地方,帶著人們對于富豪的片面想象,幻化出各種權錢交易、利益勾結等傳奇故事。


  你可以是同學


  傳奇的A面略顯平淡。


  作為中國商學院的“bigfour”(“四大”,一般被認為是長江、中歐、北大、清華),“民營”性質的長江多次被爆出明星大腕和女主播就讀的消息,公認更“高富帥”一些。而“務實、學風好、要求嚴”常常被用來形容“外資企業”中歐,“國企”性質的北大、清華亦然。


  但是,“在這里,你可以是同學”無疑是各大商學院的共同“賣點”,也是他們面對這些大佬級別人物的基本準則。


  和MBA的全日制教育不同,EMBA主要針對在職的企業高管和政府官員,月末集中上課。每個EMBA學員必須修滿60個學分,并達到評分和考核標準方可取得學位。以中歐為例,大佬們普遍“抱怨”不按時交作業、遲到都要被扣學分。據說在中歐,曾有一名副部級的高級干部就因為偽造成績單沒有拿到畢業證,步步高老總段永平因他經常缺課和不交作業,也沒有拿到畢業證。


  ——想象一下,那個被你奉為“最威嚴”、“最可怕”的上司此刻正用孩子氣的目光和言語懇求老師“開卷”考試,正因不得已的遲到連連向班主任道歉并懇求通融,你會作何感想?


  而在課堂之外,“同學”的私生活沒準兒令人失望。例子之一是,他們在興起時會去唱歌,唱的通常是《濤聲依舊》、《東方之珠》等老歌;他們跳舞都是跳三步四步,“有點老土”。


  “無非是吃飯喝酒唱歌高爾夫,和常人區別不大,只是花錢更多而已。”長江一位學員告訴記者。比如地點。紅酒品嘗會是一位同學包下一艘游艇舉辦的;長江第11期EMBA的一些學員還有幸做客香港“燕鮑翅大王”林振旋家,吃他自己親手烹制的家宴。


  此外,即便是那些外人浮想聯翩的隱秘細節,被言之鑿鑿說出來后也少了些傳奇色彩。在夜總會聚會時,偶爾有人叫“小姐”,但過來就是陪喝陪聊天。至于男女結識,更多是在戈壁灘上而不是賓館房間里發生的。在每年舉行一次的商學院間傳統戈壁徒步比賽里,因為沙漠有沙塵暴,女生如果不夠重,撐不住帳篷,帳篷會被吹走,就會有男女共住一個帳篷,“情感有了共鳴,產生了革命的感情其實特正常”。這種“正常感情”,促成了長江其中一屆至少5樁婚姻。


  “普通人可以離婚再談戀愛,難道讀EMBA的人就沒有這種需求了嗎?”從某種程度上說,EMBA同學聚會的確是日常生活的簡單延伸。某一次酒局上,一桌政府高官居多,場面略顯拘謹,被選為班級秘書的余丹清把美女同學分別安排到官員中間就坐,喝酒、勸酒,氣氛很快活絡起來。這一幕,對中國社交生態略有了解的人都不會感到陌生。


  “同學經濟”


  在長江商學院,由學員張肇剛改寫的“EMBA的二十二條軍規”廣為流傳,其中包括:“第二條:即使你是億萬富翁也不要炫耀財富,因為這地方習慣鄙視有錢人”;“第五條:不要“忙”字不離口,這會給人兩個感覺,一個是你在故作重要,一個是你不會管理,因為對于地球來說有你和沒你都一樣;“第十六條:不要說你和某某省長某某部長吃過飯,因為即便是真的,別人也會認為你不成熟”。


  但是,這的確是一群在中國擁有權力和財富的人。翮看長江商學院EMBA和總裁班歷年學生名冊,會發現一些在各個領域影響和塑造中國公共生活的名字。譬如馬云、趙本山、俏江南總裁張蘭、李亞鵬、佟大為、陳魯豫,此外,還能找到中央候補委員或共青團團中央書記處書記的名字。


  ——資源可以轉換成生產力。這就讓EMBA班的尋常細節獲得了意義。


  在余丹清上課那年,隔壁班剛開班就選出了一個負責西部開發的司級官員做班長,理由是“他在北京官場發展潛力最高,最有升官潛力”。而在余丹清的班里,聯想副總裁俞斌被選為班長,因為他“很厲害,很大牌,有很大的權力,能夠調車去接我們搞活動”;組織委員則是時任烏魯木齊市市委副書記和宜明,他“官大”。


  關系勾兌在這個充滿了重要角色的場合輕而易舉。比方說,在郎成平講完課后再請他做一場演講很簡單(只要滿足他的報價);再比方,有一位同學是做易貨貿易的,一次進了一批輕工產品,課堂上一提,就跟另一個企業家達成了貨物交換的初步意向;還有個學員是做電商的,他的物流存在問題,于是他向很多做物流的同學請教。“這些同學每個人都有二十幾年的物流經驗,隨便提了幾條建議,這些建議,到咨詢公司,200萬美元都買不來。”


  經由同學關系結識并且合作、創業的故事屢見不鮮,數量也許超過了人們更關心的家庭重組。譬如在網上銷售奢侈品的公司“唯品會”,創始人全部是長江商學院的不同屆、不同班的校友。


  不僅如此,同學情誼有時候還能起到關鍵作用。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蒙牛深陷被外資收購的危機,正在長江商學院讀EMBA的原蒙牛董事長牛根生給同學們寫信求救,立刻得到眾多國內重量級企業家的援助。柳傳志連夜召開聯想控股董事會,隨后將2億元打到牛根生基金會的賬戶上,俞敏洪火速送來5000萬元,江南春也拿出5000萬元救急。此外,田溯寧、馬云、郭廣昌、虞峰、王玉鎖等都打去電話,表示隨時可以伸手援助。


  這樣的例子在其他商學院中也不鮮見。


  高處不勝寒


  “如果真有什么事,大家都會幫忙,但是如果打算無限度利用這個平臺來拉生意,會很受鄙視。”長江商學院一名學員告訴記者。為什么?因為EMBA同學談的是感情。


  用一個詞形容他們的身份是困難的,但“孤獨”是大多數人的狀態。他們中大多數至少是千萬富翁。關于他們就讀EMBA的動機,外人揣測內容從獲取資源直到“泡女明星”。但長江一位內部人士相信一個可靠的理由是“國內缺乏大家坐下來心對心交流的機制”。“我們的企業跟美國不太一樣,職業經理人制度不發達,老板不能走馬換將,所以會逐漸形成很孤立的狀態。他們需要一種釋放的機制,也非常希望有一個穩固的社會交流的結構。”他說,這在很多場合很難做到,而在商學院的班級里,這些在各自領域里出類拔萃的人面對著完全不同的交際模式,“長江的一個不成文規定是鐵哥們文化,到這里大家就盡量地消除階層的同化。”


  這時候,為交流而設立的各類活動就非常重要。


  每年EMBA班開始,長江首先會組織拓展訓練。當教練在講臺上問大家“準備好了沒”時,甲時地位尊崇的這些領導者像小學生一樣擠在教室里齊聲大喊“準備好了!”然后,他們將過上一段洗澡要排隊,吃飯必須守時的生活。


  在這里,人們直呼其名。“EMBA階層,尤其長江,都是取得一定成就和社會地位的人,董事長、總裁、市長、市委書記,平時戴著面具生活,在同學面前就回歸真我了。”有兩個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平時做報告總是板起面孔,但在球場和酒桌上交流,卻像小孩一樣爭得面紅耳赤。


  因此這種交流里充滿了平常無法見到的真實狀態。長江第6期EMBA班的學員、中糧集團田德祥長于觀察,他曾用學員之間的流行語編成一個四人相聲《風流才子點佳人》,在學院晚會上表演,用“女友、老婆、情人、媽、兒子”這些關系,把同期的同學尤其是女同學“半葷半素地調侃了個遍”。


  而在余丹清的記錄中,在一次入學后拓展培訓的蹦極項目時,“瘋狂英語”創始人李陽在上面發抖了二十幾分鐘,就是不敢跳。教練說:“李陽老師,你一定要勇敢地跳過來,你別害怕,你要知道,我上大學的時候英語很差,怎么樣都過不了六級。就是你創造的瘋狂英語鼓勵了我,此時此刻,我的偶像就在面前,你一定不要讓我失望。”李陽卻回答說:“沒用的,那是我編出來糊弄你們的,用在我身上不靈光。”


  同樣的項目,長江商學院首期EMBA學員王均瑤在上面“發抖了兩小時零幾分”。這位知名企業家于2004年英年早逝,長江商學院院長項兵緊急部署學院悼念活動,上海同學會代表“向均瑤敬獻花圈、轉發唁電,慰問均瑤同學家屬,看望均瑤同學遺體”。


  校友會是長江商學院的重要組織。學校并不干預具體事務,但“接受學院領導”,組織的內容包括酒桌、飯局、游艇會、高爾夫球賽等。


  “同學作為一個身份符號并不代表什么,重要的是通過校友會這個平臺玩成朋友,從情感的、思想的漸漸成為事業、生活的乃至一生的朋友,這才是EMBA同學交往的最終價值。”用長江商學院校友會副會長劉鳴宇的話說,“中國人的情感交流方式講究的是來日方長,許多事情在這之后都水到渠成了。”


  談感情,傷錢


  當然,所有這些都是建立在數額不菲的費用基礎上。


  在頂級商學院,EMBA班學費一般在50萬到70萬元之間。而招生老師的口頭禪是“要上就趕快,明年就漲價”。這還只是學費。“算上出差、食宿、社交、慈善捐款等費用,一個清華EMBAN員一般的花費是學費的double(雙倍)。”中歐差不多也是這個價錢,“長江則要triple(三倍)甚至quadruple(四倍),平均200多萬元。”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是有關一群“高處不勝寒”的人抱團取暖的故事。其中充斥著美女班主任被灌醉后送回賓館房間、李亞鵬請客喝的酒都是一兩萬元的茅臺等細節;這是一群地位優越的人彼此身份碰撞的故事,大多數人知道“不要像在單位一樣發號施令,頤指氣使,否則別人會以為你傻冒或有病”;這是一群手握資源者進行交換的故事,一次課堂案例分享會上,一位企業家談到自己與政府的關系有困難,旁邊的人立即拔刀相助:我跟你們的省長很熟,我可以給你引薦一下。而從本質上說,發生在EMBA或總裁班學員間的,更像是一群孤獨者彼此尋找共鳴、試圖放心傾訴的故事。


  但,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同學并不總值得信任,即便是在長江商學院。一個細節是,長江前三期EMBA班的同學通訊錄是共享的。但到后來,因為“說有個別大牌同學不想得到同學的騷擾短信、電話,有些同學不喜歡共享電話”,同學通訊錄便不可以從正常渠道獲得了。


  與此同時,你還可以從搜索引擎中很容易找到以下未獲確證的信息:“長江商學院15期畢業晚會上,歌唱家劉斌借主持之機大罵長江人只配看脫衣舞,并指責某些同學素質。當有人不滿時差點演變成武斗!”“身為長江商學院EMBA當年小有名氣的胖妞姐姐我,今天宣布:今生遭遇的世上最無賴的人,竟然是長江EMBA同學董姓男生。說好4月底會把欠款全部支付的,如今卻是都想賴了!”


  不過,另一個例子卻是能夠坐實的。媒體曾采訪湖南太子奶集團的多位中層人士獲悉,他們認為,太子奶走到懸崖邊,與總裁李途純就讀的“所謂EMBA”有關系。一位中層人士的說法是:“看到那些同學都是上百億元的身價,管理的企業都是行業巨無霸,老板深受刺激,急于沖刺。”


  李途純是清華大學首屆EMBA畢業生。2010年6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職務侵占、抽逃資金和挪用資金等罪名被捕。他曾給清華EMBA同學會寫了一封《獄中遺書》中,信中寫道:“我請求讓我們這一代長期背負罵名、長期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企業家,死后都能得到安撫。”


  這名42歲入讀商學院EMBA班、感到“彌補了短板,讓自己均衡發展”的虔誠學員,在最窘迫的時刻仍選擇向自己的同學們傾訴心聲。作者:高詩朦等

上一篇: 市場需要EMBA   下一篇: EMBA俱樂部
决胜21一点剧情解析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新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30选5怎么才算中奖 新im体育 榆次麻将算法点图 时时彩系统出租 罗曼诺夫财富投注 新疆25选7中多饯 山东麻将手机版 推倒胡怎么玩